龙炎辉
超凡入圣№

[情感] 老和尚与小和尚的对话,很有意思!

-->

‧完美

小和尚坐在地上哭,满地都是写了字的废纸。

「怎麼啦?」老和尚问。

「写不好。」

老和尚捡起几张看:「写得不错嘛,為什麼要扔掉?又為什麼哭?」

「我就是觉得不好。」小和尚继续哭:「我是完美主义者,一点都不能错。」

「问题是,这世界上有谁能一点都不错呢?」

老和尚拍拍小和尚:「你什麼都要完美,一点不满意,就生气,就哭,这反而是不完美了。」

‧洁癖

小和尚把地上的字纸捡起来,先去洗了手。

又照照镜子,去洗了脸;再把裤子脱下来,洗了一遍又一遍。

「你这是在干麼啊?你洗来洗去,已经浪费半天时间了。」老和尚问。

「我有洁癖!」

小和尚说:「我容不得一点脏,您没发现吗?每个施主走后,我都把他坐过的椅子擦一遍。」

「这叫洁癖吗?」

师父笑笑:「你嫌天脏、嫌地脏、嫌人脏,外表虽然干净,内心反而有病,是不洁净了。」

‧化缘

小和尚要去化缘,特别挑了一件破旧的衣服穿。

「為什麼挑这件?」师父问。

「您不说不必在乎表面吗?」

小和尚有点不服气:「所以我找件破旧的衣服。而且这样施主们才会同情,才会多给钱。」

「你是去化缘,还是去乞讨?」

师父瞪了眼睛:「你是希望人们看你可怜,供养你?还是希望人们看你有为,透过你度化千万人?」

‧撑著不死 v.s. 好好活著

大热天,禪院裡的花被晒萎了。「天哪,快浇点水吧!」小和尚喊著,接著去提了桶水来。

「别急!」老和尚说:「现在太阳大,一冷一热,非死不可,等晚一点再浇。」

傍晚,那盆花已经成了「霉乾菜」的样子。

「不早浇……」小和尚咕咕噥噥地说:「一定已经死透了,怎麼浇也活不了了。」

「少萝嗦!浇!」老和尚指示。

水浇下去,没多久,已经垂下去的花,居然全站了起来,而且生意盎然。

「天哪!」小和尚喊:「它们可真厉害,憋在那儿,撑著不死。」

「胡说!」老和尚纠正:「不是撑著不死,是好好活著。」

「这有什麼不同呢?」小和尚低著头。

「当然不同。」

老和尚拍拍小和尚:「我问你,我今年八十多了,我是撑著不死,还是好好活著?」

晚课完了,老和尚把小和尚叫到面前问:「怎麼样?想通了吗?」

「没有。」小和尚还低著头。

老和尚敲了小和尚一下:「笨哪!一天到晚怕死的人,是撑著不死;每天都向前看的人,是好好活 著。」

「得一天寿命,就要好好过一天。那些活著的时候天天為了怕死而拜佛烧香,希望死后能成佛的,绝对成不了佛。」

老和尚笑笑:「他今生能好好过,都没好好过,老天何必给他死后更好的日子?」

‧不过一碗饭

有一天,两个不如意的年轻人,一起去拜望师父:

「师父,我们在办公室被欺负,太痛苦了,求您开示,我们是不是该辞掉工作?」两个人一起问。

师父闭著眼睛,隔半天,吐出五个字:「不过一碗饭。」

就挥挥手,示意年轻人退下了。

才回到公司,一个人就递上辞呈,回家种田,另一个却没动。

日子真快,转眼十年过去。回家种田的,以现代方法经营,加上品种改良,居然成了农业专家。

另一个留在公司裡的,也不差。他忍著气、努力学,渐渐受到器重,已经成為经理。

有一天两个人遇到了。

「奇怪!师父给我们同样『不过一碗饭』这五个字,我一听就懂了,不过一碗饭嘛!

日子有什麼难过?何必硬巴著公司?所以辞职。」农业专家问

另一个人:「你当时為什麼没听师父的话呢?」

「我听了啊!」那经理笑道: 「师父说『不过一碗饭』,多受气、多受累,

我只要想『不过為了混碗饭吃』,老板说什麼是什麼,少赌气、少计较,就成了!

师父不是这个意思吗?」

两个人又去拜望师父,师父已经很老了,仍然闭著眼睛,隔半天,答了五个字:

「不过一念间。」 然后,挥挥手……

‧天地禪院

后来,老和尚圆寂了,小和尚成為住持。

他总是穿得整整齐齐,拿著医疗箱,到最脏乱贫困的地区,

為那裡的病人洗脓、换药,然后脏兮兮地回山门。

他也总是亲自去化缘,但是左手化来的钱,右手就济助了可怜人。

他很少待在禪院,禪院也不曾扩建,但是他的信眾愈来愈多,

大家跟著他上 山下海,到最偏远的山村和渔港。

「师父在世的时候,教导我什麼叫完美,完美就是求这世界完美。

师父也告诉我什麼是洁癖,洁癖就是帮助每个不洁的人,使他洁净。

师父还开示我,什麼是化缘,化缘就是使人们的手能牵手,彼此帮助,使众生结善缘。」

小和尚说。

「至于什麼是禪院,禪院不见得要在山林,而应该在人间。

南北西东,皆是我弘法的所在;天地之间,就是我的禪院。」


#1楼
发帖时间:2016-09-17 15:24:16   |   回复数:2
911degrees
一代宗师
非常感谢,谢谢分享
8月前 #2楼
zk13145201
一代宗师
非常感谢楼主分享,楼主鸡年大吉!!!!!!!
3月前 #3楼
游客组